爱吃生煎包。

收起个人介绍
   

【翠千】浮想联翩

天热了,讲个剪头发和吃醋的故事。

短发翠请见Yさん的twi,我没授权就不发了(太太的twi清空了是什么情况

——— 

守沢蹲在玄关,在印花购物袋里面翻他刚才从超市买回来的一盒新鲜草莓。好像是在种植过程中下了一大番功夫的品种,价格贵上许多,不过捧在手掌上的盒装大小,基本上已经花去袋子里其他蔬菜食材的总价。

他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,但偶尔也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,比如看见玻璃橱窗里的限量版手办,又比如看见高峯存在手机相册里、念了一整个冬天的卡通形象懒人椅。他的后辈是个相当会压抑自我的人,每每心思兜绕个几圈,冲动的火苗就倏地熄灭了,所以往往这种愿望都要自己来帮他实现——守沢还蹲在地上...

   

【翠千】菖蒲花开二三事

摸了个巨大的鱼。上万字,不想捉虫了。

大正架空。学生郎✖️警察。

歌剧活动为人设基础,因为月光浪漫几个字,就忍不住还是把时间设定从明治末期改为大正初期了。全文不严谨,不禁细究。

———

想来第一次见守沢,大约是大正三年的事情。


每逢周三,是高峯按例前去神社祈福的日子。

通常这日凌晨家里的蔬果屋会进来一批新鲜蔬果,高峯作为帮手自然要起早。待忙完店铺的事情等母亲起床,吃了素面做早餐,离学院上午第一堂课却还有相当一段时间。于是他便会乘电车至丸善书店,在那儿替野野宫教授取了预约的书籍,再步行到神社。

说是神社,其实规模很小,建造又简单随意。神社本被划为附近某个华族的宅邸庭...

   

【翠千】命运革命-番外

稍微讲了一点儿千秋视角。时间位于看日出和与红月排练之间。

下次更新就是第9章。

———

“我就知道,果然还是会出现差错。”上了回程巴士之后,坐在身边的高峯如此说道。他整个人靠在车玻璃上,看上去是真的疲乏了。

“唔姆,什么?”守沢还在整理手头上的资料,有一搭无一搭听着。

“……人字拖,”沉默了三秒的重新开口,“被海浪卷走了不是吗。回去又要挨老妈的唠叨了。”

“抱歉抱歉,都是我执意拉你去看日出才会这样的。”

“不…也不是说让前辈……”

“不如这样吧,”他打断他,笑了笑,故作轻快,“之后陪高峯去买新的?干脆我送你一双新的吧。”

“……不必了。”他叹了口气,不再看自己。

守沢没转头...

   

【翠千】豌豆荚

尝试了成人感的相处方式。摸鱼,没内容。

活动肝完、论文写完再接着更新m((_ _))m

———

「……要说起来的话,我的朋…我的前辈,上周送了颗豌豆荚给我说是庆贺单曲发售,还执意叫我种在阳台菜园的花盆里。」

「阳台菜园?高峯君原来有这种爱好呀。」

「……啊…也谈不上是爱好。不……哎伤脑筋,我想说的不是这个,是豌豆荚呀,豌豆荚。」

「豌豆荚?」

「没错,豌豆荚……怎么想也不会有人把豌豆荚当作礼物吧。」

「是礼物?」

「是这样……说是礼物,还郑重其事的样子。说不准其实只是随便从超市挑拣来的。」

「那还真是有些奇怪的前辈呢。」

「……的确是个奇怪的家伙。」

「哈哈哈,叫前辈为...

   

【翠千】命运革命 08

高峯曾经无数次猜想过守沢那日在人海中选择自己的原因,却从未料想过这一缘由。他不知道这是否也是命运在作祟,将两人紧紧缠在一起,于冥冥之中为对方也指引了一条路—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为此庆幸还是为此心存介怀。

鬼龙在起身前似乎犹豫良久,还是对自己说道,“守沢其实很在意你的事情,他甚至可能自己都没有察觉。”

不管这究竟是无心为之还是有意讲给自己听,但至少都达到了效果。

高峯现在昏昏沉沉,臆想出的过去的守沢在脑中挥之不去。他甚至能想象出他曾经那样无助的模样,孤独、困惑,一个浑身伤痕累累的“失败者”。痛苦如海浪般袭来,如同那日凌晨,他在虚幻与清醒的边间不断徘徊,直到迷迷糊糊完成排练。

就在自己打算...

   

【翠千】命运革命 07

论文其实还没写完,但没忍住(。

文章走向开始同游戏剧情有较大的出入了,还请注意。

———

本就只是薄薄一层布料的T恤,还被清晨仍旧冰凉的海水打了个透,狼狈不堪,甚至连脚上的人字拖都被海浪冲走了一只。守沢执意要把自己背回住处,他这么说着,双手叉腰,站在被旭日染红又褪色的白浪间,像是周六早晨在外取景拍摄的特摄剧里方才登场的英雄。他卷起来的裤腿还没放下来,笔直的小腿上仍黏着沙子——那些粗粝的颗粒如同也黏在自己的心尖,痒极了,实在难以忽视。

高峯的思绪还陷在守沢刚才拥着自己时所说的那番话里,糊里糊涂便允许了对方的提议——他但凡有一点儿理智都不会答应下来!果不其然,碍于身材差距,守沢只连背带拽扯...

   

【翠千】命运革命 06

暑假的第一个周六,上午九点,他坐在沙发上削一个苹果。手里的削皮刀灵活滑动,散发着果香的苹果皮便随着一点点蜷曲旋转,变得更长。如果从头至尾都不曾间断,或许就会有什么好事发生——这是高峯坚信的事情,这么看来,自己大概真的是个会轻易向命运俯首称臣的“投机者”。

高峯家的长男今日也极为反常,无所事事坐在餐桌边看着自己削果皮。“如果想趁机许什么愿望的话还是放弃吧。”他这么哼了声,了然于心的模样。

他没有理会兄长,继续手头的工作。

“明明都已经用字迹给你指明方向了,你难到还奢望它亲自把人送到身边吗。”他托脑袋笑道,带着年长者的游刃有余。

高峯知道他在嘲笑自己迟迟不为的懦弱,却的确又没有立场反驳,只...

   

【翠千】Mr. Stardust

我的超级英雄男友(不是

———

高峯在漆黑的房间里发现“闯入者”时,正逢放送完两条夜间新闻进入广告的时间。


他是首先听到卧室传来声闷响的。接着雷声轰鸣,一股火焰燃烧的焦糊气味随着窗缝间钻进来的微风飘进客厅。他叹了口气,低头在昏暗中找自己毛绒绒的拖鞋,才终于走近卧室门口。

即便在狂风暴雨中,A市仍旧照常运转着——透过被雨水模糊的玻璃也可以窥见这座钢筋铁骨堆架而起的城市,灯火通明,火树银花。而他的卧室却漆黑安静如潭死气沉沉的池水。

他注意到“池水”的边缘匍伏着个浑身湿漉漉的人——恐怕这就是闷响的始作俑者,高峯如是思考着,抬眼瞥见塑料窗框被烧得黑焦,变了形。

警笛嗡嗡直响...

   

翠千SNS。

第二弹。请勿联系实际,这只是个男高风格的架空世界,看个乐呵就好,真的不要认真。

———

※※※

他早该想到,生活中的不定因素和危机绝对不会是单数,他们就潜伏在自己的身边,化作无害的模样麻痹自己的警戒心让人放松警惕,然而就在——等等,冷静下来,高峯这样劝说自己,他只是最近特摄片看多了而已。

眼看同行的另一个家伙已经跑得更远了,高峯却寻了张空长椅,神色严肃的坐下。他其实只是想不太明白,明明是已经再三检查好保证万无一失的照片了,铁虎君怎么还能看出来是他?他拿着守沢的手机,点开了@Tiger_Nagumo的主页并发送私信,“铁虎君……啊…不,前辈是叫南云的才对。”...


   

心痒许久的翠千SNS梗儿,ooc段子,不打tag了,看着玩儿就行,不要认真(。

依旧是模特×偶像设定。

———

※※※

人气模特高峯先生是在经纪人的建议下注册了这个新SNS账号的。他本不太喜欢在各类社交网站上花费太多时间,信息摄入过多总容易头疼,也就是看看各个吉祥物官方账号和宠物博主的程度——顺便一提,最近他的心头好是一只红遍Twitter的米驼色折耳兔,光是它用小爪子自我梳洗的30秒动画他就循环播放了不下50次。

经纪人透过车子的后视镜看见他又打开了这个动画时评价道:有点可怕。

之所以注册了新的账号,是因为经纪人计划说平时工作不忙的话可以打理一下,增加话题度和新鲜度,...

上一页
©コナツ | Powered by LOFTER